設為首頁 | 收藏本站
021-51860172

杜邦專利菌株乳雙歧桿菌 HN019 —一種確證有效的益生菌

發表時間:2020-02-20 13:42作者:杜邦益生菌

介紹隨著人們越來越意識到飲食與健康之間的關系,對于不僅提供基本營養,還能增強健康的產品的需求日益增加。究表明,攝入益生菌——益的細菌——有利于保持身體微妙的微生物平衡。這種平衡尤其以增強腸道健康和免疫系統而著稱,還兼具其他生理功能。因此它是保持人總體健康的一個關鍵因素。益生菌是活的微生物,當適以足夠的量時,能帶給宿主健康益處。糧農組織/世衛組織,2001 [1]盡管其他微生物屬的一些菌株也被認為具有益生菌性質,大多數益生菌屬于乳桿菌屬或雙歧桿菌屬。益生菌的有益功效包括減少某種疾病的危險因素,或改善身體的某些自然功能,從而幫助維持攝入者的健康。到目前為止,這些功效已被記載存在于兩個領——也是杜邦主要的益生菌研究領域:? 胃腸健康? 有益的免疫系統調節益生菌被提出具有諸多健康益處,并且某些功效勝過其他功效。然而應注意的是,每種益生菌菌株具有各自特定的健康益處,沒有一種益生菌能囊括所提出的全部健康益處。此外,當一種益生菌菌株具有某種健康益處時,不能假定即使為同一種屬的另一菌株也具有相似的性質。細菌菌株的來源(例如人類胃腸道)不構成其作為益生菌的特性的保證或前提條件。某種菌株要成為益生菌,必須滿足某些要求。它們將能在攝入后改善其在腸道中的功能,并提升其在產品中的存活性。? 菌株必須安全。因此菌株必須通過適當的分子技術鑒定? 菌株必須具有臨床證明的健康益? 菌株應能耐酸耐膽汁? 菌株應具有良好的技術特性,比如能夠在最終消費品中存活,無論是食品或膳食補充劑,并且為中性,或者有利于提升食品的味確立益生菌菌株的真實品質和價值的唯一可靠方法,是通過系統的體外和體內研究,特別是人體臨床試驗。乳雙歧桿菌 HN019 已經過所有這些類型的研究。這種菌株的科學證據在數次審查中得到高度評價[2,3,4,5,6,7,8]。菌種的特征雙歧桿菌屬的特征包括革蘭氏陽性、不生芽孢、厭氧、多形性桿菌,是結腸微生物群的主要微生物居群[9,10]。雙歧桿菌于 1899 年在母乳喂養的嬰兒糞便中被發現。讓科學家特別感興趣的是,這些細菌通常是母乳喂養嬰兒的腸道中數量最多的物種,并被認為是嬰兒更更抵抗疾病的主要原因。通常,腸道中高比例的雙歧桿菌被認為有益于健康。今天,雙歧桿菌被廣泛認為在人一生中對人腸道微生物群發揮著關鍵作用,并被廣泛用于益生菌食品和補充劑。選擇和分類乳雙歧桿菌最初由 Meile 等人描述[11]并于近期重新分類為動物雙歧桿菌乳亞[12]。為簡單起見,杜邦將該種菌株表示為乳雙歧桿菌。乳雙歧桿菌 HN019 最初從新西蘭生產的酸奶中分離出來,并作為乳制品的一部分被攝入多年。乳雙歧桿菌 HN019 是新西蘭牛奶與健康研究中心(New Zealand Milk and Health Research Centre)、新西蘭乳業研究所(New Zealand Dairy Research Institute),以及其他國際知名的健康研究機構所進行的一項五年研究的成果。新西蘭乳業研究所篩選了一系列廣泛的(超過 2000 株)乳酸桿菌和雙歧桿菌,作為潛在的益生菌備選菌株。并經過初步篩選后,徹底研究了 200 個菌株。T M 5 8 - 2 e2乳雙歧桿菌 HN019 憑借其體外耐膽汁和低 pH 環境的能力,被認為最具有益生菌潛力。他們運用了現代分子生物學方法, DNA/DNA 同源性和物種特異性PCR 引物來鑒別菌株[13]。該菌株被存放于澳大利亞政府分析實驗室(AGAL),保藏號為NM97/09513。安全攝入雙歧桿菌長期以來一直被認為安全且適合人類攝入,并有數篇發表的研究論文闡述其安全性[14,15]。此外,乳雙歧桿菌已被用于人類食物中數十年,并被列入《具有在食品中安全使用記錄史的微生物清單》[16]。歐洲食品安全局(EFSA)也將該物種加入到安全資格認定列表中[17]。乳雙歧桿菌沒有有害的代謝或產毒活性。一般安全性為了進一步評估乳雙歧桿菌 HN019 安全性,我們在小鼠中進行了數項急性和慢性毒性研究,以及在特定安全性方面的體外研究。在一項研究中,小鼠被喂食不同劑量的乳雙歧桿菌 HN019 七天(5x10E7、10E9 5x10E10 cfu/小鼠/天)。在實驗期間,研究者在任意組中均未觀察到異常臨床體征。與非益生菌對照組相比,飼喂益生菌的小鼠在飼料攝入、水攝入,或活體重量增加方面均沒有顯著差異。任何動物的脾臟中均未檢測到細菌。組織學和血液學參數也表明乳雙歧桿菌 HN019 沒有對小鼠健康造成不利影響[18]。另一項喂食試驗研究了乳雙歧桿菌HN019 的一般安全性。給小鼠施用2.5x10E9、5x10E10 2.5x10E12 cfu/千克體重/天的益生菌菌株四周。結果表明,無論劑量如何,四周的乳雙歧桿菌 HN019 攝入對動物的一般健康狀態、血液學、血液生物化學、腸粘膜組織學參數,或細菌易位發生率沒有不利影響[19]。另一項研究旨在評價乳雙歧桿菌HN019 的急性口服毒性,并研究在以10E11 cfu /小鼠/天的高劑量喂食菌株八天的小鼠中的細菌易位和腸粘膜病理學。結果表明,該菌株對一般健康狀況、食物攝入、體重增加和腸粘膜形態沒有不利影響。從血液和組織樣品中沒有回收到活細菌[20]。結果表明乳雙歧桿菌 HN019 為非致病性、無毒,對小鼠健康沒有不利影響。無自身免疫疾病風險乳雙歧桿菌 HN019 被選擇的原因在于其調節免疫系統的能力(參見下文)。在免疫系統對不應引發免疫應答的組分做出反應的情況下,比如發生自身免疫疾病和過敏時,免疫系統不應受到進一步刺激。在檢測自身免疫疾病的動物模型中,研究顯示乳雙歧桿HN019 不誘導或增強自身免疫應答。因此,對于患有自身免疫疾病或有自身免疫疾病風險的受試者,該菌株也可被認為是安全的[21]。無粘蛋白降解粘蛋白是覆蓋胃腸道內表面的粘液成分,并有防止細菌侵入以及機械性和酶損傷的保護性物理屏障作用。該層受到任何干擾將損害宿主的粘膜防御功能。一項研究評估了乳雙歧桿菌 HN019 體外降解粘蛋白的能力,以便對其潛在致病性和局部毒性做出評價。結果表明乳雙歧桿菌 HN019 不能降解粘蛋[22]。該菌株在粘膜界面處可能為非侵入性且無毒的。事實上,在幾項動物研究中,沒有發現該菌株轉移到腸外的器官[19,20]。不誘導血小板聚集進一步的體外研究表明,乳雙歧桿菌HN019 不誘導血小板聚集——這被認為是栓塞形成和心內膜炎(心臟瓣膜的感染)的風險因素。該發現進一步加強了該菌株的安全記錄[23]。耐抗生素對有限數量的特異性抗生素的抗性是細菌的常見性質,益生菌也不例外。這是所謂的內在抗生素抗性,對于既定種屬的大多數菌株是常見的。但可轉移的抗生素抗性卻是一個問題,因為它可能轉移到潛在的致病細菌,導致潛在的不可治愈的感染。人們已發現乳雙歧桿菌 HN019 不具有可轉移的抗生素抗性,因此不會有助于潛在病原微生物中抗生素抗性的傳[24]。 0-2 歲人類嬰兒的安全作為乳雙歧桿菌 HN019 對嬰兒濕疹的雙盲、安慰劑對照臨床試驗[42]的一部分,人們收集了一系列安全結果數據。此舉目的在于檢查有患上特應性皮炎的風險的嬰兒,是否由于將這些益生菌作為長期膳食補充劑而遭受任何負面的健康影響。對結果進行分析可看出,從出生至兩歲期間每日攝入益生菌(每日劑量為6x 10E9 cfu)對該敏感群體的一般生長、健康和耐受性沒有影響。研究結果表明,乳雙歧桿菌 HN019 從出生起施喂嬰兒依然安全、耐受性良好,不影響其正常生長或腸道和免疫發育[25]。該菌株也經過許多倫理委員會的人類研究審查并得到批準,說明醫學和科學專家對其安全性抱有信心。3根據全部現有證據,沒有跡象表明該菌株不能安全地被人類攝入。健康相關性質乳雙歧桿菌 HN019 已在體外進行了廣泛的研究,重點在于指示有益功效的特征。8.48.38.28.18.00.4% 0.8% 1.0% 0hr 1hr 2hr 3hr除了令人信服的體外證據,多項動物試驗和人類研究已證明了巨大的益生益處。膽汁濃度 pH 3.0 時存活率1. pHpH 3.0)和高膽汁濃度對乳雙歧桿菌 HN019 存活率的影響[13]。這些研究讓人得以廣泛了解該菌株的益生菌功能。本研究的主要結果總結如下。有益于腸道健康腸道微生物群對健康的重要性人類胃腸道是一個極其復雜的生態系統,是宿主與環境的最大接觸面積。該生態系統包括:? 腸胃上皮? 免疫細胞? 常住微生物群長期以來,人類胃腸道的主要功能被認為是消化和吸收營養物,以及排泄無用終產物。然而近年來,人們已經接受胃腸道還實現對我們健康至關重要的許多其他功能。人類腸胃道內含有大量微生物細胞10E14 個細胞),數量為構成人體的人類細胞的十倍。腸道微生物群估計由至少 1000 種物種組成,但僅有10 種在數量上占到所有細菌的 95-99%。腸道微生物群的許多成員是有益的,其他一些具有潛在危害性,另外有一些功能未知。駐留的微生物參與許多代謝過程,比如未消化的碳水化合物發酵為短鏈脂肪酸,以及脂質代謝和維生素的合成。腸道微生物群的另一個重要功能是刺激免疫系統的成熟,并提供針對進入的潛在致病微生物的保護。普遍認為,腸道中含有較高濃度的包括乳桿菌和雙歧桿菌在內的某些菌屬,與更健康的腸道相關。當這種高度復雜的微生物群落的脆弱生態平衡受到環境或生理因素干擾時,身體對傳染性和免疫炎性疾病的易感性會增大。因此可能需要重建有益的微生物群。研究表明,特定的益生菌菌株可用于優化腸道微生物群的組成與活性,從而治療一系列疾病或不利狀況,或降低其風險[26.27]。體外研究耐酸耐膽汁根據普遍接受的益生菌定義,益生菌微生物在攝取時應是活的,才能帶來健康益處。這一定義意味著益生菌必須在胃腸道中存活,并且根據一些解釋,要短暫地駐留在宿主的腸粘膜上。多種性狀被認為與通過胃腸道存活相關,其中最重要的是耐受胃中的高酸性條件以及小腸中的高膽汁鹽濃度。乳雙歧桿菌 HN019 在體外表現出對pH 的高耐受性和對膽汁鹽的高耐受性(圖 1[13]。對腸粘膜的粘附雖然粘附不是菌株具備益生菌性質的先決條件,但因為許多原因,益生菌與腸粘膜的相互作用被認為至關重要。與腸粘膜的結合可以延長益生菌菌株存在于腸內的時間。這種與粘膜的相互作用使益生菌與腸免疫系統緊密接觸,使其有更好機會調節免疫應答。它還可以通過限制其在腸內留駐的能力來抵御腸道病原體。目前,人們使用體外細胞系測量了其粘附性,主要為 Caco-2 HT-29。雖然這并非對益生菌粘附到體內腸粘膜能力的徹底測試,但是人們認為粘附到這些細胞系能充分指示其附著潛力(圖 2)。2. 粘附在 Caco-2 細胞單層模型上的乳雙歧桿菌 HN019[28]。Log cfu/ml4與兩種競爭的益生菌乳酸桿菌菌株和陰性對照組(非益生菌保加利亞乳桿菌)相比,乳雙歧桿菌HN019 顯示出對體外研究(表 1中采用的人上皮細胞系的強粘附性[26]。抑制病原體益生菌對胃腸道病原體的防御作用對于腸道微生物群的治療調節非常重要。益生菌能夠抑制、替代病原體,并與之競爭,但這些能力根據具體菌株而有所不同。益生菌菌株對病原微生物的推定作用機制包括產生抑制性化合物、與病原體競爭粘附位點或營養源、抑制細菌毒素的產生或作用、能夠與病原體共聚,以及刺激免疫系統。在上述研究中,人們還研究了乳雙歧桿菌 HN019 對大腸桿菌 O157:H7 內細胞單層模型的抑制作用。用乳雙歧桿菌 HN019 的無細胞培養物上清液預處理大腸桿菌,減少了可培養的大腸桿菌數目,以及該致病菌株的侵襲能力和細胞締合性[28]。調節腸道微生物群有兩項飲食干預研究表明,乳雙歧桿HN019 的飲食攝入確實能有利調節腸道微生物群的組成。第一項研究調查了飲食攝入乳雙歧桿HN019 對健康成人胃腸道微生物群的影響。第一組受試者每天深入含3x10E10 cfu 的乳雙歧桿菌 HN019的復原乳。對照組中受試者則攝入不添加任何補充劑的對照乳品。在研究之前受試者均不攜帶乳雙歧桿菌。飲食干預持續四周后是兩周的洗脫期。與對照組相比,攝入者在 28 天后觀察到糞便中雙歧桿菌和乳桿菌計數增加。研究者通過菌落雜交和乳雙歧桿菌特異性探測到通過胃腸道活體轉移的乳雙歧桿菌 HN019。乳雙歧桿菌在雙歧桿菌中的相對比例為 0.1%至68%之間不等,平均為 28%。這項研究記錄了乳雙歧桿菌 HN019 能通過腸道轉移存活,能成為正常糞便雙歧桿菌組成的重要組成部分,并能增加糞便中總乳桿菌和雙歧桿菌計數(圖 3[29]。在另一項研究中,研究者探索了攝入三種不同日劑量的乳雙歧桿菌 HN019對老年受試者的胃腸道微生物生態學的影響。對照組深入無補充劑的牛奶,而其他三個實驗組以 5x10E9 cfu/天(高劑量) 、1×10E9 cfu/天(中劑量)和6.5x10E7 cfu/天(底劑量)的水平攝入補充乳雙歧桿菌 HN019 的牛奶。在飲食干預后,觀察到雙歧桿菌、乳酸桿菌和腸球菌數量出現有統計學意義的顯著增加。不同劑量組別的反應間沒有顯著差異,這表明所測試的最低劑量(6.5×10E7 cfu/天)也能讓腸道微生物群發生期望的變化(圖 4[30]。人類研究通過腸道存活為實現健康益處,益生菌通常需要能存活并在胃腸道中保持活性。如上所述,體外研究已經顯示乳雙歧桿菌HN019 能夠耐受類似于胃中的低 pH條件。細菌菌株 HT-29 Caco-2 HT-29 MTX乳雙歧桿菌 HN019 188 195 310鼠李糖乳桿菌 105 145 257約氏乳桿菌 121 155 360保加利亞乳桿菌 0 1 2 1. 不同菌株在體外環境中對人腸上皮細胞的粘附指數[28]。糞便中 Log CFU/g該菌株還能夠在十二指腸中的膽汁濃度下存活[13]。調節人腸道微生物群的種群或活性的能力被認為是益生菌的一項重要特征。人們已進行了進一步研究,以確定該菌株是否能夠在體內駐留在腸道內。它對常駐的腸道微生物群有何影響也進行了評估。9.59.08.58.07.57.0雙歧桿菌乳酸桿菌-14 +7 +14 +21 +28 -7 3. 健康受試者在攝入乳雙歧桿菌 HN019 之前、之中和之后的雙歧桿菌和乳酸桿菌的糞便計數[29]。51086攝入前 攝入期間 攝入后雙歧桿菌1086高劑量中劑量低劑量對照組攝入前 攝入期間 攝入后乳酸桿菌緊密連接是指將上皮細胞連接在一起,并控制和維持腸通透性平衡的蛋白質結構。由于通透性增加與某些疾病相關,所以適當調節緊密連接的功能對于疾病預防至關重要。在體外研究中,結果顯示乳雙歧桿菌HN019 的無細胞上清液可增加緊密連接的強度,雖然沒有達到具統計學意義的顯著程度,但致病性大腸桿菌有顯著減少。結果表明,益生菌與上皮4. 不同劑量的乳雙歧桿菌 HN019 對老年受試者的雙歧桿菌和乳酸桿菌糞便計數的影響[30]。 細胞之間的直接接觸不一定是取得有益功效所必需的。乳雙歧桿菌 HN019這兩項研究證明了乳雙歧桿菌 HN019的飲食攝入有助于增加腸道微生物群中的乳酸桿菌和雙歧桿菌總數,從而保持攝入者的腸道健康。對免疫系統的有益調節益生菌概念與免疫系統人免疫系統是一套高效復雜的系統,為身體抵御外來感染因子(細菌、病毒和寄生蟲)以及惡性細胞和其他有害物質。發揮最佳功能的免疫系統是預防傳染性和非傳染性疾病的重要保障。胃腸道是身體最大的免疫器官,估計含有所有抗體產生細胞的 80%。腸道微生物群是人體免疫防御系統的關鍵因素[31]。新生兒的免疫系統在功能上不成熟。在嬰兒期接觸抗原是促進腸粘膜免疫系統發育、維持免疫內環境穩定所必需的。源自腸道微生物群和環境的微生物抗原在腸相關淋巴組織(GALT的成熟和正??共≈邪l揮著關鍵作用。這一結論已在無菌小鼠的研究中得到了證明。無菌動物具有較差的免疫系統,腸粘膜中的 IgA 漿細胞和上皮內淋巴細胞較少,免疫球蛋白的水平也較低。與常規飼養的動物相比,它們表現出對疾病更高的易感性。在西方社會,減少微生物接觸也與特應性和自身免疫性疾病的發病率增加相關。有大量的證據表明,特定的益生菌菌株能夠刺激并調節自然和獲得性免疫反應的數個方面。這可以通過刺激腸道免疫系統,或調節免疫細胞的產生和功能來實現。能夠調節某些免疫功能的益生菌可以改善對口服接種的反應,縮短某些類型的感染的持續時間或降低其風險,或者降低過敏及其他免疫病癥的風險或緩解其癥狀[2.32]。體外研究腸道通透性和免疫標記腸道充當著防止病原菌和其他有害物質進入體內的內部屏障。腸的內表面由一層細胞(上皮)組成,其被在屏障效應機制中起關鍵作用的粘液層(主要由蛋白質和脂質組合的碳水化合物組成的粘性彈性層)所覆蓋。的無細胞上清液也顯示出炎性標記物比率略有顯著增加。這表明就像先前在臨床研究中所觀察到的,乳雙歧桿HN019 具有免疫增強性質[33,41]。動物研究增強自然和獲得性免疫力免疫系統的調節是與杜邦?丹尼斯克?系列益生菌有關的一個深入研究領域。其目的旨在了解每個菌株如何有助于維持并平衡最佳免疫功能。我們已通過數項免疫檢測來探索乳雙歧桿菌 HN019 在免疫增強功效方面的作用。哺乳動物免疫系統通常被認為由兩個主要部分組成:自然或先天免疫系統(主要的、即時的、非特異性免疫應答),以及獲得性或適應性免疫系統(針對特定抗原的靶向應答,并具有記憶組成部分)。為了研究乳雙歧桿菌 HN019 是否可以通過免疫增強功效提供健康益處,人們對自然和獲得部分的免疫系統進行了測試。一項研究評估了口服施用乳雙歧桿菌HN019 對健康小鼠的天然和獲得性免疫的各種指標有何影響。糞便中 Log cfu/g糞便中 Log cfu/g6補充乳雙歧桿菌 HN019 導致如外周血白細胞和腹膜巨噬細胞的吞噬活性顯著增加。此外,血清抗體對口服和全身施用抗原的反應也顯著增強。這項研究的結果表明,乳雙歧桿菌HN019 能夠增強小鼠的自然和獲得性免疫的多項指標[34]。增加對感染的抗性為了研究這種免疫增強是否實際導致對致病細菌的抗性提高,人們進行了更多研究。增加對感染和疾病的抗性作為一種免疫刺激益處,可以通過體內模型和感染攻擊研究加以證明。乳雙歧桿菌 HN019 已在幾種動物模型中顯示出對常見病原體抵抗有效(見下文)。抵抗沙門氏菌實驗性感染在一周時間內,一組小鼠每天被飼喂該菌株,而對照組則不喂。隨后用鼠傷寒沙門氏菌感染小鼠。在攻擊后三周,只有 7%的對照小鼠存活,而80%的飼喂乳雙歧桿菌 HN019 的小鼠仍存活(圖 5[35]。減少小鼠的大腸桿菌感染在采用大腸桿菌 O157:H7——食物中毒的一項重要原因——的類似研究中,存活率,%100806040200在用乳雙歧桿菌 HN019 飼喂的小鼠中觀察到大腸桿菌的發病率比對照組更低。益生菌飼喂的小鼠也顯示出顯著較高的吞噬活性[36]。減少仔豬腹瀉大腸桿菌和輪狀病毒是嬰兒和幼小動物腹瀉的常見原因。由于這兩種傳染原通常在仔豬斷奶期間引起腹瀉,所以仔豬是研究這類腸道感染的理想模型。這項研究探討了飼喂乳雙歧桿菌HN019 抵御自然獲得性腹瀉的有效性。對斷奶仔豬施用乳雙歧桿菌 HN019能導致斷奶后頭兩天的腹瀉發病率顯著降低。實驗組糞便中的大腸桿菌和輪狀病毒水平也較低。糞便中特異性抗體顯著更高的滴度證明了這一結論[37]。這些結果表明,用乳雙歧桿菌 HN019作為飲食治療可降低與輪狀病毒和大腸桿菌相關的斷奶腹瀉的嚴重性,可能是通過增強免疫介導保護機制。降低糖尿病大鼠的血糖水平糖尿?。ㄍǔ7Q為 1 型糖尿?。┦怯?/span>于胰島素的激素水平和/或作用不足引起的,以異常高血糖為特征的一種代謝疾病。飼喂乳雙歧桿菌 HN019 的小鼠對照組研究顯示,在化學誘導的 1 型糖尿病動物模型中,如果用乳雙歧桿菌HN019 組合鼠李糖乳桿菌 HN001 和嗜酸乳桿菌菌株予以處理,糖尿病大鼠升高的血糖水平可降低達 50%,原因最有可能是一種獨立于胰島素外的機制。對健康大鼠的血糖水平則沒有觀察到有此功效。這些結果表明,某些益生菌菌株可能成為標準糖尿病療法的有益補充[38]。人類研究增強自然免疫功能自然免疫的主要細胞效應物包括上皮細胞、吞噬細胞(單核細胞、巨噬細胞、嗜中性粒細胞),以及自然殺傷細胞(NK 細胞)。吞噬細胞能有效清除微生物病原體, NK 細胞對抵御病毒感染和腫瘤細胞至關重要。乳雙歧桿菌 HN019 的免疫調節性質已在幾組精心設計的健康中老年受試者人體試驗中得到證明。這證實了以往動物研究和體外研究的發現。人們進行了一項研究,以確定乳雙歧桿菌HN019 對健康老年受試者的自然免疫的影響。在攝入含乳雙歧桿菌 HN019的牛奶的受試者中觀察到外周血單核細胞產生的干擾素的增加,以及多形核細胞的吞噬活性提高(圖 6)。結果表明,乳雙歧桿菌 HN019 可以增強老年受試者的自然免疫力,并且相對短期的飲食方案(6 周)足以帶來可度量的免疫力改善,這可讓攝入者獲得顯著的健康益處。此外,借助 RAPDDNA 分析與菌株特異性探測法,這項研究還記錄下乳酸乳桿菌 HN019 通過胃腸道存活的能力[39]。乳雙歧桿菌 HN019 對免疫功能的影響還在進一步的研究中得到了探索。研究者評價了兩組補充益生菌的飲食: 0 2 4 6 8 10 12 14 16 18 20施以鼠傷寒沙門氏菌后的時間,天5. 補充和不補充乳雙歧桿菌 HN019 在小鼠在感染沙門氏菌后的存活率[35]。7相對吞噬能力,%450 對照組400乳雙歧桿菌 HN01935030025020015010050080 免疫力充分免疫力差*6040200 0 3 6 12 PMN 細胞吞噬作用單核細胞吞噬作用 NK 細胞活性6. 攝入乳雙歧桿菌 HN019 相對于基線水平對吞噬活性的影響[39]。 7. 預處理免疫狀態對于攝入乳雙歧桿菌 HN019 后增強免疫應答的影響[41]。一組在低脂牛奶中攝入乳雙歧桿菌HN019,另一組在乳糖水解的低脂牛奶中攝入該菌株。攝入乳雙歧桿菌在攝入益生菌后,男性和女性受試者中均觀察到 NK 細胞活性出現有統計學意義的顯著增加。盡管男性被殺死的靶細胞,%50HN019 三周后,兩組的吞噬作用都有所增加。這種活性水平在停止飲食補充乳雙歧桿菌 HN019 三周后依然能保持。在攝入含乳雙歧桿菌HN019 的乳糖水解的低脂牛奶組中, 6 周和第 9 周的自然殺傷中的絕對反應往往更高,但性別之 40間無顯著差異(圖 8)。 30這些 70 歲以上受試者分組表現出比70 歲以下者更大的改善[42]。 20男性 *女性*10 攝入乳雙歧桿菌 HN019 之前攝入乳雙歧桿菌HN019 之后 洗脫期后NK)細胞活性有顯著改善,但在未水解的低脂牛奶組中僅在第 9 周才有出現。這些結果證實了乳雙歧桿菌HN019 能在包括中年受試者的年齡組中增強吞噬活性。通過表現出 NK 胞活性有統計學意義的顯著改善,先前的研究中也得到了擴展[40]。另一項研究則擴展了對乳雙歧桿菌HN019 免疫增強特性的理解。研究者調查了單核白細胞的免疫細胞亞群取決于劑量的表達,以及體外吞噬活性。兩種劑量的益生菌得到了相似的結果。吞噬活性和 NK 細胞活性在攝入乳雙歧桿菌 HN019 之后都有顯著增加。研究者還通過觀察按預處理免疫反應分為差或良的受試者,對數據進行了分析。這項分析顯示,在攝入乳雙歧桿菌 HN019后,免疫狀態較差的受試者的免疫反應得到增強(圖 7[41]。在另一項對老年受試者進行的研究中,乳雙歧桿菌 HN019 改善細胞免疫功能的能力被予以測試。這些研究一致表明,攝入乳雙歧桿菌HN019 對中年和老年受試者免疫功能的重要標志物具有影響。此外有結果表明,最初免疫狀態較差的攝入者可獲得最大益處。幫助幼兒預防感染和改善生長曾有研究者在印度進行了一項關于健康兒童的廣泛長期干預試驗。乳雙歧桿菌 HN019 和低聚半乳糖(GOS)都被用作干乳制劑的補充劑。該菌株在GOS 制劑組分上生長的能力在體外試驗中得到了證實[49]。攝入這種營養加強型牛奶能降低出血性腹瀉發病率、縮短發熱天數、降低耳部感染的發病率。此外,在攝入營養加強型牛奶的組中,能觀察到鐵狀態和生長的改善。這項研究補充了以前用乳雙歧桿菌HN019 進行的人體研究,因為它將受測人群擴大到包括健康幼兒,記錄到使用較低劑量(最小 9.6×10 6 cfu/天)的功效,評估了長期攝入,以及將人類實驗記錄擴展到生物標記之外:包括了疾病和生長終點。8. 攝入乳雙歧桿菌 HN019 對自然殺傷細胞活性的影響[42]。然而,乳雙歧桿菌 HN019 GOS 觀察到的功效的相對貢獻無法區分[43,44]。乳雙歧桿菌 HN019 在益生菌組合中對特應性皮炎的影響研究者通過一項研究,分析了兩種益生菌(鼠李糖乳桿菌 HN001 和乳雙歧桿HN019)的組合對于兒童已患上的特應性皮炎(AD)有何影響。研究者在基線、開始治療后 2 周和 12周,以及停止治療后 4 周,對 AD 范圍和嚴重性的量度——SCORAD(特應性皮炎評分指數)進行了評估。在這一研究中,鼠李糖乳桿菌 HN001和乳酸乳桿菌 HN019 的組合改善了AD 病癥,但僅在食物致敏的兒童亞組[45]。免疫反應增強,%8 項雙盲、隨機、安慰劑對照臨床試驗研究了乳雙歧桿菌 HN019 在過敏性疾病風險嬰兒中預防濕疹和特應性疾病的能力。與安慰劑組相比,為妊娠女性及隨后的嬰兒補充乳雙歧桿菌 HN019 對濕疹發病率或嚴重性沒有影響[46]。然而,觀察到臍帶血中干擾素(IFN)-γ 和母乳中的轉化生長因子(TGF)-β 和免疫球蛋白(Ig) A 水平有升高[47]。結果表明,在懷孕期開始補充益生菌可能影響產前和產后的免疫發育。L/D-乳酸產生乳酸是乳酸菌和其他微生物發酵過程的最重要代謝終產物。數千年來,乳酸發酵一直被用于發酵食品的生產。由于其單細胞結構,乳酸有兩種光學異構體。一種被稱為 L(+)-乳酸,另一種鏡像形式被稱為 D(-)-乳酸。在人類、動物、植物和微生物中,L(+)-乳酸是碳水化合物和氨基酸代謝的常見中間體或終產物。它對于厭氧條件下的能量產生至關重要。在人和動物的器官中,內源合成D(-)-乳酸的數量非常低。這種異構體通常以納摩爾濃度級存在于哺乳動物的血液中,并且可以由衍生自脂質或氨基酸代謝的甲基乙二醛形成。乳雙歧桿菌 HN019 僅產生 L(+)-乳酸。生元的利用胃腸道細菌在腸道中成功利用不同碳水化合物的能力帶來了競爭優勢。益生元是不可消化的食物成分,其選擇性地刺激宿主腸中有益微生物菌株的生長和/或活性[48]。人乳中低聚半乳糖的存在被認為支持在母乳喂養的嬰兒腸中雙歧桿菌的存在。除了大多數雙歧桿菌,只有少數來自其他屬的菌株(包括乳桿菌)具有利用低聚半乳糖的能力。經證明,乳雙歧桿菌 HN019 可利用來自乳制品(商業奶粉)的低聚半乳糖以支持其體外生長[49]。這意味著低聚半乳糖可能是乳雙歧桿菌 HN019 潛在益生元。應用和穩定性乳雙歧桿菌 HN019 在多種食品應用中體現出極好的穩定性,包括酸奶、奶酪及其他食品[50,51,52,53],以及非液體產品,比如粉末補充劑、膠囊和片劑。益處總結乳雙歧桿菌 HN019 是一種有據可查體現出顯著益生菌功效的菌株。數項已發表的研究描述了該菌株的性質,特別是在免疫系統調節領域。9 是基于這些研究的屬性匯總。體外 體內動物試驗 人類口服施用選擇 安全免疫調節增加對感染的抗性改善先天和獲得性免疫反應腸道微生態改善腸道環境 安全性耐酸耐膽汁 無急性口服毒性增加對感染的抗性改善自然免疫反應:自然殺傷細胞活性、改善腸道微生態情況,增加乳酸桿菌和雙歧桿菌濃度在包括嬰兒在內的許多人類研究中無副作用粘附至腸道上皮良好的技術特性可鑒別無易位無可轉移的抗生素抗性無胃粘蛋白降對自身免疫疾病無風險無血小板聚集風改善自然免疫反改善獲得性免疫力;抗體反應吞噬作用9. 研究發現匯總。9其與健康相關的益處可概括如下:? 有助于加強身體的自然防御力? 有助于加強老年人的自然防御力? 促進身體增強抵抗力? 有助于促進健康的免疫系統? 有助于改善腸道微生物群的組成參考文獻:Publications on B. lactis HN019 in bold.1. Health and Nutritional Properties of Probiotics in Food including PowderMilk with Live Lactic Acid Bacteria.Report ofa Joint FAO/WHO Expert Consultation on Evaluation of Health and Nutritional Properties of Probiotics in Food Including Powder Milk with Live Lactic Acid Bacteria. Córdoba October 20012. Gill, H. S. (1999). Potential of using dietary lactic acid bacteria for enhancement of immunity. Dialogue 32:6-113. Dekker J, Collett M, Prasad J, Gopal P. (2007). Functionality of Probiotics Potential for Product Development. in Tai ES, Gillies PJ (eds): Nutrigenomics Opportunities in Asia. Forum Nutr. Basel, Karger, vol. 60, pp 196-2084. Gopal, P., Dekker,J., Prasad, J., Pillidge, C., Delabre, M., Collett, M. (2005). Development and commercialisation of Fonterras probiotic strains. Australian Journal of Dairy Technology60, 174–183.5. Ouwehand, A. C., and Philipp, S. (2004). Bifidobacterium lactis HN019; the good taste of health. Agrofood Ind. Hi-Tech 15:10-12.6. Sanders, M. E. (2006). Summary of probiotic activities of Bifidobacterium lactis HN019. J Clin Gastroenterol.40:776-7837. Ouwehand, A.C., Lahtinen, S. and Nurminen, P. (2009) Lactobacillus rhamnosus HN001 and Bifidobacterium lactis HN019. Handbook of probiotics and prebiotics. Lee, Y.K. & Salminen, S. (eds.) John Wiley & Sons8. Gill, H.S., Darragh, A.J. and Cross M.L. (2001) Optimizing immunity and gut function in the elderly. The Journal of Nutrition, Health and Aging. 5(2):80-919. Scardovi, V. (1986). Genus Bifidobacterium, p. 1418-1434. In: Sneath, P., Mair, N., Sharpe, M., and J.G. Holt (ed.),Bergey’s manual of systematic bacteriology, vol. 2. Williams & Wilkins, Baltimore, MD.10. Mitsuoka, T. (1996).Intestinal flora and human health. Asia Pacific J. Clin. Nutr. 5:2-9.11. Meile, L., Ludwig, W., Rueger, U., Gut, C., Kaufmann, P., Dasen, G., Wenger, S., and M. Teuber. (1997).

TEL : 021-51860172   
QQ  :    1257680576
網站首頁      關于我們      產品中心        加入我們  
copyright?2020 仙農生物科技(上海)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滬ICP備11044970號-1